月球大使馆(Lunar Embassy)

2018年8月09日 我要吐槽

1980年,丹尼斯·霍普发现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1967年)有漏洞,于是霍普向当地法院、美国、前苏联和联合国递交了所有权声明,宣布丹尼斯·霍普为月球、太阳系除地球外的8大行星及其卫星的土地拥有者,美国旧金山土地管理部门批了霍普的登记,他还设立了“Lunar Embassy”并自任总裁。自此,霍普以20美元每英亩的价格已经出售了数亿英亩的月球地产。

“Lunar Embassy”网站上这样写道:“目前公司已经拥有超过1700名大客户,包括两位美国前总统和许多著名的电影明星。”事实上,正如“月球大使馆”的主页广告所称的那样,一些美国名人如约翰尼·卡森、大卫·莱特曼等,的确都成了“月球大使馆”的客户。尤其让人惊讶的是,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和杰米·卡特竟也都各自花了1600美元从该公司手中购买了一整块“月球庄园”!

“月球大使馆”首席执行官李捷于1997年从网上看到了美国人丹尼斯·霍普卖月球土地的消息,受到启发的他于2005年9月5日注册成立了“北京月球村航天科技有限公司”,媒体称为“月球大使馆”,并和丹尼斯·霍普取得联系,以每英亩2美元的价格,从丹尼斯·霍普处购买月球土地。同年10月14日至28日,月球村公司向34名消费者出售月球土地49英亩,每英亩价格为人民币298元,销售款共计人民币1.4万余元。开盘三天后被北京市工商局叫停。

工商机关对月球村公司销售月球土地的行为认定是投机倒把,并对其有关财物扣留封存,不久,通知月球大使馆,拟对其进行处罚并召开了听证会。同年12月21日,北京市工商局以“月球大使馆”违反《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的规定,罚款5万元、吊销营业执照,责令退还所售月球土地销售款的1438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11月14日,李捷不服向海淀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市工商局作出的扣留封存财物通知书,并返还其营业执照、公章、经营款以及月球土地所有权证书等财产。北京海淀法院审理后认为,“月球大使馆”的行为已经构成投机倒把,北京市工商管理局的行政决定并无不当之处。李捷上诉至北京一中院,北京一中院在2006年3月16日,终审驳回起诉。

科学松鼠会:月球属于谁?(节选)

  • 来源: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86826 ,原文刊于《科幻世界》2013年第10期

从历史说起

1969年7月,当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把美国国旗插上月球表面时,他宣布:“我是为全人类的和平而来。”这绝不是一句空话。占领月球已经被1967年签署的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所禁止。该条约规定:

第一款:“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在平等和与国际法一致的基础上应无区别地为各国自由探测并利用,各国可以自由到达任何区域和天体。各国可以自由在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在内的外层空间进行科学考察活动,各国应推动并鼓励此类考察的国际合作。”

第二款:“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在内,不能作为主权国家声明占有,或出于利用及其他目的占有。”

探索未知之地、做出新的发现是人类好奇心的崇高体现。无论是填补地图上的空白还是填补元素周期表上的空缺,其精神实质是相似的。都是好奇心与发现优先权的较量。于是我们看到地图上(乃至月球图上)到处写满了发现者(或者是赞助人)的名字,较为靠后的元素符号也用大科学家的姓氏来彰显学术界公认的功绩。

月球的“地主们”

在威尔斯《月球上最早的人类》这部小说中,主人公掌握了飞向月球的技术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获得对月球乃至所有星球的“优先购买权”,“类似西班牙对于美洲黄金的垄断权利”,进而建立人类殖民地。

“月球地主”并不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2005年10月,北京曾冒出了一家“大中华区月球大使馆”,经营太空旅游和月球开发,并全权负责在大中华地区出售月球土地。当年12月21日,北京市工商局对其下达处罚决定书。

早在1952年2月,一个位于美国伯克利市的科幻迷俱乐部就曾致信联合国和美国总统,宣称在月球宁静海的一块三角洲归他们所有。这个俱乐部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博取名声,还没有想到营利,算是纯粹的科幻行为艺术。到了1953年,智利一名律师维拉为了竞选某俱乐部主席一职,需要巨额财富证明,就在一本杂志上宣布,整个月球都归他所有。智利税务局得知此事,要求他缴纳财产税。维拉律师并没有拒绝交税,但表示税务局应该先派人到月球实地查看他的财产,进行估价后才能确定纳税额。至今智利税务局也没能派人上去查看,律师果然不是好惹的。1955年,曾经在纽约天文馆工作过的一个名叫罗伯特•库尔兹的美国人首次尝试出售月球不动产,每英亩售价才1美元,只是没有人买他的帐。1969年,阿波罗11号发射后不久,一个巴西人因以25美元一块出售月球土地而被巴西警察逮捕。在加拿大和荷兰,也有人因出售月球土地涉嫌诈骗而被捕受审。

不仅是月球,其他天体也曾被人主张过所有权。1997年,三个也门人在也门法院状告美国宇航局,指控美国没有先通知他们和取得他们的同意,就发射“火星探路者”飞船。他们声称在三千年前,其祖先就取得了火星的所有权,他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对火星的所有权。对这三个人,大家只是一笑置之。2003年,美国人内米兹向内华达州地区法院起诉,声称美国宇航局对小行星爱神星的探测侵犯了他的私有财产权,导致了500万美元的损失,要求赔偿。美国法院一审二审均驳回了他的诉讼。法院认为在美国现有的法律里没有规定个人可以取得对月球和其他天体的财产权,而且美国签署的《外空条约》没有规定对小行星的私有财产权。美国如此,中国也不含糊,倒卖月球土地被取缔自不必言,就连月球上的地名,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瞎叫的。2010年8月18日,民政部发布第182号公告,公布了第一批月球地名标准汉字译名共468条,目的是“规范当前月球地名使用中的混乱现象,实现月球地名标准化,满足月球探测、科学研究和社会应用的需要”。

公地悲剧

《月球协定》所规定:月球及其自然资源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但这种天体的集体所有制有一个麻烦,就是“人人都有,人人又未必真的拥有”。用经济学术语来说,就是“公地悲剧”问题。它讲的是有一种不能排除其他人使用的公共资源(如海洋、极地、大气),由于其资源总量有限,一部分人或全体人的滥用将导致其他人或全体人的使用受到损失。

以南极洲为例,这是一块矿产丰富、拥有整个地表淡水储量72%的无主之地。英国、澳大利亚、法国、新西兰、挪威等7个国家曾先后对它提出主权要求。1940年,这7个国家依据各自所提出的所谓“发现论”、“占有论”、“扇面论”自行决定对83%的南极大陆实施瓜分。要不是二战爆发、南极洲已经是另一个样子了。1959年12月,阿根廷、智利、英国等12国签订了《南极条约》,规定南极洲仅能用于和平目的,不过,《南极条约》只暂时冻结了各国的领土主权要求,附属于领土的诸如大陆架等方面的权利则没有界定。至于中国为何要去万里之遥的南极进行科考,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副主任魏文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实在:南极地区蕴藏着神秘的地球信息,丰富的资源矿藏,对于每一个国家都具有重要的科学和政治经济意义。从科学考察和极地活动话语权的角度看,南极地区有4个必争之点:极点、冰点、磁点和最高点。前三个点已分别由美国、法国和前苏联占据,中国将占据第四个点——最高点。DOME-A正是最高点,这个地区拥有地球上其他任何科学观测站无法替代的独特自然条件。

显然,月球也是类似南极这样的“公地”。而《月球协定》就是规范这块公地使用的法律。但作为国际法文本,只能规定一些大原则,不可能事无巨细。例如里面提到“所有缔约各国都享有不受任何种类的歧视,在平等基础上,并按照国际法的规定在月球上从事科学研究的自由”。但是提取1克氦3进行科学研究与采集1吨氦3进行可控核聚变“研究”是大不一样的。再如,“各缔约国可在月球上建立配置人员及不配置人员的站所”。显然,那些地势优良,接受日照充分,自然资源(尤其是水冰)富集,又便于飞船降落和起飞的地点在月球上是有限的。在那里建设月球考察站和月球基地自然是最划算的。谁有权先到先占呢?还是靠实力来说话。

在探索和利用太空以及制定外层空间法律规则的历史过程中,国家间充满了矛盾和冲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在发射卫星、利用地球同步静止轨道间题上,苏美依仗航天技术优势,抢占有利地位,刁难他国,引起了普遍的不满和反对。1976年,哥伦比亚、刚果、厄瓜多尔、印度尼西亚、肯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等国在波哥大签署了关于地球同步静止卫星轨道的宣言,宣布对同它们领土上方相应的轨道段拥有主权。赤道国家的这一立场自然遭到苏美等国的强烈反对。在制定《月球协定》的过程中,苏美与第三世界国家也存在尖锐对立。第三世界国家坚持月球及其自然资源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而苏美则拒绝这一主张。联合国经过七年的谈判,终于在1979年第三十四届联大通过了《月球协定》,宣布月球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各国不得以任何方式据为己有。

只要《外层空间条约》和《月球协定》仍有国际法的约束力,加入这两个国际条约的国家就不能宣布月球为本国领土,但这并不妨碍各国航天人在爱国心的驱使下将所在国的国旗放在月球上。如下,月球探测器着陆点分布图,先来先到,后来靠边。

@>好玩的, 臆造&杜撰&八卦,雷同纯属巧合! # #
分享到:
< >
在 “月球大使馆(Lunar Embassy)”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